3第二章(1/2)

沈家后山上不少花花草草,这几日她跟屁虫一样跟在沈父身后,像个小尾巴,即使沈父生了几日气,但毕竟是自己闺女,冲自己软声软气的说话的样子即天真又乖巧,连跟了几日他也就气消了,砍柴时也要时不时的回头看着,生怕她玩耍时摔着了。

沈荷香采几把花便回头冲沈父甜甜的笑,在前世的记忆里,沈父最是疼爱她,从来舍不得动她一指,那时家里穷苦,但每每赚了点铜板都会给她买一些小玩意带回家逗她开心,这种被人捧在手上当宝的滋味,在沈父去世后她就再也体会不到了,现在能重温一次,便是午饭野菜粥的腥土气时不时从腹中反上来,沈荷香觉得也是可以忍受的。

一时间嘴里开心的哼着小曲,时不时摘着山里开着大把大把的桂花,当在树下看到一株浅红色不起眼的野花时,沈荷香眼前一亮,忙连根挖出了几株用衣兜着,在沈荷香不断的催促下,沈父这才打好了柴下了山。

回到院子里她便找了柳氏要了土铲,然后把那野花种到了院落边上,柳氏见她这些日子就喜欢摆弄这些野花野草,也没有太在意,哪家的闺女都一样,见了花儿都要采上几把,于是用草刷子扫了扫身上的灰,招呼一声让她赶紧洗洗脸吃饭,随即便进了屋。

晚饭还是中午那干干的糙饼和吃剩的稀菜粥,沈荷香实在没什么胃口,随便装模作样的吃了几口后,便将锅里做饭剩余的柴火温着的汤拿出来一碗,这是她在山上采的苦野菜,里面放了点姜和葱白熬了好一会儿了,拿出来时碗有些烫手,她摸了摸耳朵后,从一只黑乎乎的小柜里取了一个瓦罐,里面是一点点白糖,放了半勺便给柳氏端去了,比起那些汤药,这个更能养身体,多喝些病气很快就能去了。

柳氏也确实觉得喝了这几日身子爽利了些,闺女又看得紧,一天两顿不落,于是也不用她催促便咽了下去。

沈荷香将空碗刷了放到厨房,这才回了屋关上门,然后从床底取出了一只小罐子,罐里装的是荷香不容易跟沈父讨要的半小罐芝麻油,这油可是贵着呢,富贵人家才能吃的起,比那豆油菜籽油香多了,柳氏平时炒菜都舍不得用,沈荷香以前偷偷多放一点都挨骂。

因沈父是卖货郎,所以竹篓里有那么一罐,这便让沈荷香软磨硬泡的讨来了一些,藏着掖着的抱回了屋,如果让柳氏知道定是要没收的,因为只这一点便有十几文钱了,可见沈父对自己闺女的宠爱程度。

在十天前沈荷香便将山上采的茉莉花用水泡了,然后放进小罐里和芝麻油混在一起,用热了七八分的水热蒸后,密封起来,今天才取出来,一打开罐口便闻着一股幽幽的茉莉香味,闻着她眼前一亮,顿时放到桌上,然后借光朝罐里看了看,又取了她跟柳氏要的空胭脂盒,然后小心将罐子倾斜着,只见一股透明的水状物先从罐子里流出来。

因那茉莉花里含着花露水儿,经过水煮后那水儿便蒸了出来,然后浮在芝麻油上,这几日已经入了香味,比普通水还多一点油润,平日用来润面,涂抹身子最好不过了,可以去干燥,使脸和全身的皮肤又白又嫩,这便是十年后京城贵妇小姐们最爱的花露油,虽然只有两种材料有些不足,但是现在这样的条件能弄出一点来已经很不易了。

直到胭脂盒都装满了,沈荷香这才收回了小罐,借着光往里望了望,上面一层花露油已经所剩不多,只能再装一次,剩下的掺着茉莉花的芝麻油就可以用来做头油润发,日后多抹几次营养充足,头发便会生的又黑又亮,像缎子一般有光泽。

洗完澡,沈荷香用手沾了茉莉花油,仔细的往身上涂了一层,这才套了衣服懒懒的坐在窗边,取了手指尖一点的润油在手上,然后慢慢的在手心里揉了揉,轻轻的润着面。

沈荷香原本底子就好,肤色生得白像极柳氏,再加上刚洗完澡又涂了香润油的关系,铜镜里的皮肤看起来比前几日细腻好看了些,只是面色隐隐还是有些腊黄,想到家里的情况,沈荷香微淡了淡脸上的惬意,不由伸手盖上的胭脂盒盖,轻轻撩了长发到身后,坐在凳子上暗叹了口气,若是再不能赚些银钱,恐怕以后家里连糙饼都吃不上了,想到那便宜糙面的酸味,沈荷香又是一阵反胃,越发的想要赚一些钱改善下家里的伙食,至少能吃顿像样的饭菜。

一夜睡得安稳,第二日沈荷香神清气爽爬起来,到院边折了一根柔软的柳条用牙慢慢的磨碎,然后便沾着点细盐开始仔细的一颗一颗的刷起来,当年在候府做妾时,日日无所事事,别的没学会,怎么能将自己弄得入候爷眼却是学得是八,九不离十,时间长了也就成了习惯,就算后来跟着贩香的小贩几年,日日累得要死,风吹日晒蓬头垢面,但是也必是日日要清洁干净牙的,她甚至还苦中作乐,自己琢磨出一种能使牙齿更润更白方法。

沈荷香刷干净后,用竹筒里的水涮了涮口里的盐味,然后便跑到昨日栽的那野花处折了一朵,扯下一片淡红色的花瓣,然后放在牙上细细的蹭着,如果花瓣多可以嚼碎了合着水一天三遍的漱口,时间长了牙齿便会如白玉一般。

一大早沈父便挑着竹篓走街串巷的卖货,沈荷香凑合着喝了半碗菜粥,便漱了口进里屋,只见柳氏坐在炕上正将旧荷包里的铜钱倒出来数了数,越数脸色越是不好,见沈荷香进来。这才将铜钱匆匆放回荷包里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