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第十九章(1/2)

见沈荷香护宝贝似的急步而来,沈桂花撇了撇嘴,之前看到屋里雕得花的桌椅似乎是京城里没有的新样式,她眼珠都瞪大了,自己用的那张还是个半旧的,此时恨不得将这个搬到自己家里去,再加上一桌子的瓶瓶罐罐,还有手里这瓶她从来没见过的碧绿膏脂,一时间嫉妒异常。

咬牙心道这二叔家穷得掉底,怎么会舍得钱给丑丫头买这么多的胭脂水粉,怪不得今日看着妖里妖气的,有这么多的香脂就是个丑的也能画出个人样,她说别人妖里妖气,岂不知她在别人眼中才是如此,白粉涂得恨不得盖住鼻子,嘴红的就跟喝了猪血,反正在她心里是绝不会承认那丑丫头比得过自己。

又看了眼手里这瓷瓶外面精美的彩画,一时又恨又嫉,抬头使劲挤出点笑道:“荷香,正好我那盒面脂快用完了,你的这盒我就拿去用了,老姑用你点东西你总不会不给吧?”说完便紧紧的盯着荷香。

沈荷香心里正烦着,听着这话也是冒起一丝丝火气,若平日给她便罢了,懒得跟这种人纠缠不清,可今日她就是不爽,一家人老的少的来欺负人,真当人是泥捏的没脾气呢,随即便不客气的将那瓶茶脂微微一用力抢了过来,面上却笑道:“老姑你说笑了,这面脂我都用过了,怎么能让你用剩下的呢。”

沈桂花正心里嫉妒的似火在燎一般,见沈荷香全没有以前胆小低下的样子,虽笑着说话,但那笑看着可是刺眼的很,而且她越是护着不给,她就偏想要,在她的认知里有母亲和大伯在就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,“你是我侄女又不是旁人,我不嫌弃你就是了,快给我……”说完便伸手去抢。

沈荷香立即退了一步将瓶子放背后躲过了她的手,沈桂花见抢不到便回头又抓了一盒,“那就这个给我……”那盒正是沈荷香用沈父摘下来的茉莉花籽细磨的水粉,比那用米磨的不知细薄多少,扑在脸上即白又免了擦厚厚水粉的痕迹,而且天然的带着茉莉香可久久不散。

她本打算让沈父带去给那买她胭脂的富户小姐,看能不能卖上一两银子解解家中盖完房子的窘迫,此时见沈桂花去拿,自然是不让,脸色一变便要去夺,沈桂花见状便故意手臂一歪,将梳妆台的一半盒子往地上一扫,顿时噼啪的一阵清脆的响声,数个瓷瓶砸落到青花石上碎得四分五裂,红的胭脂粉的膏脂撒了一地,颇为狼藉,沈桂花见状顿时惊讶的捂口:“荷香你干什么来抢,你看看你,瓶子都砸碎了!”眼底却是带着得意,丑丫头就是丑丫头,看你以后还拿来什么来臭美。

真是欺人太甚,一瞬间沈荷香气得心口都发疼,深深的吸了口气后,掩了神色上前一步,声音带着哭腔的大声道:“老姑,你拿别的都可以,但能不能把水粉还给我,那个对我很重要,求求你还给我吧……”

沈桂花便是这种人,别人越是珍惜的东西她越要抢到手,如今听到沈荷香跟她说水粉重要她就更不会给了,此时见沈荷香突然靠近,以为她还想像刚才一般来抢,便用胳膊一拐,谁知沈荷香突然像面捏得似的,一碰之下竟是“啊”的尖叫了一声,软软的倒在了地上。

就在愣神时,便听到门被打开,沈父和柳氏慌忙的冲了进来,后面跟着沈家继母和沈成柱,听到动静在沈家帮忙的邻居也陆续聚在门口。

一进去便见一地的瓷瓶瓦烁,沈荷香整个人像被人推倒在上地一般伏地上面,身下还压着一层碎片残渣,而沈桂花却是完好的站在梳妆台前手里还拿着一盒水粉,这一刻这情景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见沈荷香此时从地上缓缓抬起头,两只眼似被水泡过红通通的全是疼出的泪水,整个人像随时都会疼晕一般冲柳氏断断续续的叫了声:“娘,娘……”

冲在门口的人看得最清楚,胆小的啊的一声退了几步,只见沈荷香的一面脸血糊糊,嘴角还挂着血迹,身上虽无事,但手似乎被瓷片割伤,地上落下一滩血,手抬起来还在不断的往下滴,本来娇滴滴的小姑娘此时看着也是渗人的很。

柳氏见状差点昏了,若不是虎子娘在后面扶了她一把,真得直接晕过去了,这古代女儿家的脸面最是重要,容貌若被伤了,不说是嫁作好人家,便是给人做续弦做妾人家都嫌弃,如今闺女原本白白嫩嫩的脸上一片血,柳氏怎么能不吓晕。

虎子娘见荷香伤得似不清,整个小脸似被血糊了,手上的血更是流个不停,顿时大声叫外面人去找胡大夫过来,缓过神柳氏便扑到了沈荷香身边,“荷香啊,告诉娘这是怎么回事,刚刚还好好的这是怎么……”

沈荷香似有些坚持不住的散了眼瞳,血乎乎的手用力抓着柳氏,口里只道了句:“老姑她,她,她……”还未等说完便眼前一黑晕倒在柳氏怀里,柳氏一听到老姑两个字,眼睛便如那护犊子的母老虎一般抬头仇视的瞪向沈桂花,在老宅时她就背地里天天欺负荷香,如今分了家竟然还欺上门来了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