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=(1/2)

大概是手臂撞到了帽帷,沈荷香眼前的薄纱不见了,她不由微微吃惊的抬起头,正好看到扶住她的那个人,一时间心中只有两个字“糟了!”

今日不少达官贵人纷纷前来龙泉湖游舟,一向风流自诩的小侯爷自然也是与友人随行,边摇着折扇边欣赏着周边的美景,加上湖边站着一些貌美少女,风景美景两不误,离侯府大船尚还有段路,行了一半时突然一女子后退了几步,看步子似乎有些不稳随时会摔倒的样子。

对于向来对女子有风度的小侯爷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适时的伸手扶住了她,人是站稳了,但头上那粉纱帷帽却是掉了下来,便见一个明眸皓齿的娇艳少女惊慌慌的抬起头来。

小侯爷的眼晴顿时亮了起来,一时间欣赏的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女子,竟是越看越觉得美貌,这一身月白色的素锦看起来并不起眼,头上也只戴着一支镂空的兰花玉钗,腰间束着一截浅粉丝带,但偏偏在今日这百花缭乱之间,更加的楚楚动人,素得宛如花间仙子,那眼神顾盼生辉,实在是撩人心怀。

小侯爷一时看得移不开眼,情不自禁的开口道:“本侯从未见过姑娘,不知姑娘芳名几何,是哪家府上的小姐……”

沈荷香立即不动声色的挣脱小侯爷的手臂,然后退了一步,眼晴往旁边一瞧,女学的几个正在抢船,显然没抢过那吕玉珍,被她的人抢先上了船家的船,正得意洋洋的咯咯笑,哪里注意到被人遮挡的这边角落,于是灵机一动,急忙将帽帷又戴在了头上,随即便微福了□低低道了句:“回公子,小女姓吕名玉珍,是吕昌粮铺吕大业的二女儿……”

这时碧烟已经和唐嘉又抢到一艘,忙在叫:“小姐,我们快些上船吧。”“荷香姐,快一点,要不就被人抢走了……”

再待下去就不妙了,沈荷香只得再福福身便急急转身跟着人一起上了船,那小侯爷却是目送着那些女子,直到小厮拉了拉他的衣袖提醒道:“侯爷,刘大人于将军还在船上等着咱们呢……”

小侯爷这才清醒过来,忙将手中的折扇一收,指了指前面的路又继续向前走,脸上却是一扫悠闲,反而有些喜上眉梢,边走却边想着刚才的一幕,高兴时竟是连连拿扇柄拍着手掌,好一个娇美佳人,没想到那些商人女中也会有此颜色,想起自己刚纳的妾室孙氏与其一比,顿时便逊了一筹,变得无滋无味起来,若是能将她娶进门……这么一想极好颜色的小侯爷不由的哈哈一笑,加快了步向子向侯府的大船走去。

湖中的风景好到能让人忍不住心旷神怡的尖叫起来,碧绿干净的湖水,被风吹起还泛泛细细的波汶,一艘小船晃晃悠悠的荡在水面上,青山碧水仿佛一伸手便能够得到,只可惜这里不是乡间,不能将双足置于水中,否则会更加让人心情愉悦。

“小姐……”碧烟从袖里取了一小袋虾米和碎米粒,湖里有成群的小鱼,这些食物一撒进去,它们都追着吃,一张张小嘴浮出水面,当真好看的很,沈荷香抓起一小把往湖中撒了撒,心中却是想着刚才那小侯爷,一时也没了兴致,这一世早躲着晚躲着,就出来这么一次居然也能碰上,真是郁闷的很,最后索性夺过整袋鱼食都倒进了水里,惹得碧烟目瞪口呆,不知又哪里惹小姐不高兴了。

待到中午让船家将船划上岸,几人叽叽喳喳的各自回了家,却不料让她更糟心还在后面,一进院子便见到京城保媒的媒婆从家里走出来,怀孕已有六个月的柳氏笑容满面的将其送到了门口。

沈家也不少媒婆登门,但柳氏稍一问便觉得不行都一一回绝了,没想到这次母亲竟然如此高兴,而那媒婆看到她时也不由地上下打量一番,啧啧的称赞了的一通,直夸着这闺好命的很,这般好的相貌也就合该有这么好的姻缘,嫁过去直接那就是官夫人,可是京城的许多女子想找都找不到的好亲事,柳氏急忙含蓄客套了一番将人送出。

沈荷香只笑不言语,心头却是一跳,什么官夫人,难道那小侯爷找上门了,待倒送了人出去,沈荷香急忙扶了柳氏胳膊往回走,柳氏现在肚子已经显怀,多走走也有好处,走了几步还未待沈荷香开口问,柳氏便突然让旁边的凤菊去铺子里叫老爷,让他赶回来一趟。

回了屋,那柳氏已经收了笑容,坐在塌边不由定定看向站面旁边的荷香,半天才道了句:“简家那小子回来了,刚刚让媒婆上门来求亲。”

沈荷香只觉得心似一下子从半空掉进冷水里,透心凉,一时看着母亲认真的脸说不出话来,半天才艰难的憋出四个字:“娘,我不嫁……”

柳氏如何不知闺女的心思,不由叹了口气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”把人得罪了,如果要怎么收场,就在母女俩大眼瞪小眼的工夫,沈父却是三步并两步的上来,本以为是妻子哪里不舒服,见一切安好便放下心,柳氏见状便打发让荷香回屋去,她好与沈父商量下。

沈荷香只觉得脚底软绵绵的回了屋,一时间坐在桌子边脑中思绪纷杂,最后全汇聚成一个念头,那人到底是不想放过他,明明已经出了气,现在却又反悔了,若自己真嫁了他,日后岂不都要受他搓扁捏圆,光想想不由地身子有些哆嗦起来,比嫁那身体有缺陷的香贩还要抗拒,一定要让父母拒绝这门亲事,沈荷香放在桌上的手攥得紧紧的,总之她不想嫁给一个对自己有敌意的人,不想自己以后的日子充满着痛苦,那还不如……从来没有重新来过。

但让沈荷香大失所望的是,沈父知道这个消息竟然大喜过望,沈父当初一直觉得愧对简家,对不起当年称兄道弟的简兄弟,那时也是自己家穷,否则说什么也要收留他的儿子,将来给培育成才,这几年家中条件好些,他便一直在托人打听,但可惜没什么消息,谁知如今竟然入了京城,成了皇上身边的御前禁卫,这是多大的荣耀,足以慰藉简老第的在天之灵了。

而如今简侄儿不计前嫌想娶自己的闺女,沈父怎么可能会拒绝,连个停顿都没打就同意了,柳氏犹豫着说出当年荷香骂过那简家小子的话,沈父却是一挥手道:“这有什么,我简侄儿岂是那般心胸狭窄之人,这等小事说不定早就不记得了,否则也不会让媒人登门来求亲,况且当年简老弟在世时就给他俩订了亲,现在再结亲也是理所当然……”

虽是如此说,但细心的柳氏还是隐隐有些担心,毕竟这些年那简家小子了无音讯,这突然间便光耀祖的出现,取自家荷香,这难免会让人滴咕,便劝着沈父说着再看看,毕竟这么多年了,总得见见面才是,当年脸上的烧伤也不知现在好了些没有。

沈父哪知妻子的担心,反正他是同意了,妻子看着办就是,笑呵呵的坐了会儿摸了摸媳妇儿肚子,便急急的赶去铺子了。

沈父前脚一走,沈荷香便进了屋,然后趴在柳氏腿道哭的泪盈盈道:“娘,你帮我拒了这门亲事,我不想嫁给他,当初我那般骂他,娘也听到了,他必是想把我娶回去百般折磨,到时我在他府上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就只有死路一条了……”

“胡说八道!”柳氏不由斥了她一句:“什么死啊活的,天天就知道瞎想,那简家三代书香门第,后生必也是差不了的,并且他娶你进门是当妻子,哪有当丈夫折磨妻子的?便是想折磨也不需要这般大费周章的娶你过门……”柳氏说到后面语气软了一些,随手摸了摸女儿头上滑不溜丢的头发及盈盈的泪眼,心道,这般的娇人儿,谁娶回去不疼着,哪舍得折磨,对这一点柳氏还是放心的。

“并且这门亲事儿也确实是不错的,那简家现在就只剩他一个,没有兄弟姐妹,至今也未娶妻纳妾,你过门就是三品官卫的正妻,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务都由你打理,没有妾室争宠,也没有其它府里乱七八糟的事儿,这样的好亲事若不是早年你与他订过娃娃亲,又如何能落到你头上,那品阶便是娶个官员嫡女也是可以的,像咱这样的商户人家却是高攀了,到时若真定下亲事,不知要惹得多少人眼红,总之比嫁那唐家小子要强得多……”

“娘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。”柳氏不由打断她,板了脸道:“我早就说过万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你把事儿做绝了,现在来哭哭啼啼的有什么用?”瞅了眼低头掉眼泪的闺女,最后只得道:“这事到底还没定下,这两天我再和你爹商量商量,你先回去吧。”

沈荷香回到自己房间时,眼泪已经不流,只是眼圈红红的,惹得碧烟惊讶道:“小姐,这是怎么了,夫人又说你了吗?”说完急忙拧了湿帕子想给小姐敷一下眼睛,沈荷香哪还有一个心思,拿过来便放到桌上,秀眉微蹙咬唇想着事情。

这两日沈父整日乐呵呵,柳氏也是舒了眉,越发觉得这门亲事还算是不错,结果好事不长久,不出两日,竟又有一个媒婆上门提亲,这次便是连沈父都有些瞠目结舌,因着这媒婆提得竟是侯爷府,说是侯爷看中荷香的品行,要纳荷香为贵妾,聘礼嫁衣皆不少。

这若是换一般人家,两口子早把人给赶出去了,自己家不缺吃穿,好好的闺女给你做妾?想得倒美,但是对方是侯爷,地位尊崇身份高贵,便是给他做妾也不算是侮辱他们,毕竟商户人家与皇亲国戚相比,那是一个云一个泥,人家愿意找媒婆上门且还是抬的贵妾位份,已算是诚意满满,若应下便皆大欢喜,若愿意便是不知好歹,不将侯爷放在眼里,说小了是犯上,说大了是藐视皇族,当真是让人进退两难。

两口子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,只一个劲的唯唯诺诺,最后战战兢兢的将那拽得二五八万的媒婆送了出去,回来皆是愁容满面,不知如何是好。

沈荷香从碧烟口中得知后,更是暗咬银牙,一时间急得在屋里走来走去,一个是狼窝,一个是虎坑,哪一个又是她的好归宿?还不如就绞了头发一辈子青灯古佛来得清净……

不一会儿,柳氏便过了来,坐在塌上表情凝重的看着荷香:“你与小侯爷是怎么回事?”柳氏在屋里越想越觉得不对,这京城的女子多了,那小侯爷是如何得知闺女的品行如何?除非是见过荷香,这才来问。

沈荷香没有再隐瞒便将前两日湖边游船的事说了出来,说完便当即跪在柳氏身边道:“娘,我知道你和爹为难的一宿没睡,等明个天亮就去应了那媒婆吧,就说我愿意进侯府,若是不这般得罪了小侯爷,以后不仅没人敢再娶我,便是你和爹都要受连累,不为别的想,也要为我没出生的弟弟妹妹着想……”边说眼泪便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,一会儿便在地板上晕出了一摊水渍。

柳氏听罢眼圈一红,顿时眼里泛起泪花,抖了半天的唇,脸色变了几变,最后抱了女儿反反复复的道着:“可怜的荷香,命怎么就这么苦,当年那个神棍良心眼都让狗吃了啊,还我的钱啊,我可怜的荷香,呜呜……”

哭过之后将母亲送回屋,沈荷香将眼泪擦了干净,又让碧烟打了水洗了把脸,现在事情已经这样,再哭也无济于事,只能想着万全的对策,虽然她对那侯府已是厌倦了,厌倦那无休止的迎合讨好,厌倦妻妾女人之间的针锋相对,勾心斗角,更厌倦那大夫人的一张表面装着和善,背里却不容人的恶毒嘴脸。

但是若只有这一条路走,便只能硬着头眼,好在她前世在侯府待了七年,所有的人事都经历一遍,一些事总能事先避开,小心冀冀或许会比前世走得更远,活得更久。

何况她还有个冰肌坊,这般想着,沈荷香便又振奋起来,得宠才能得侯爷的赏,有赏才能在府中打点一二拉拢棋子,但若自己有冰肌坊即使侯爷没有赏银她也能够打点的很好,也会更安全更有保障。

不过就在她下决心要进侯府,并鼓起勇气的信心想要再次重新开始时,从冰肌坊回到家却发现家中多了一人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消失了几个月之久,又突然请媒人上门提亲的简舒玄。

一反之前的冷峻黑衣,一身绣绿纹的紫长袍,腰束着长穗宫绦,青色胡渣已打理过,便是连头发也束起带了玉质发冠,脸侧虽有疤痕,但好在已不是那般明显,虽不说是绝美的男子,面孔却也是如雕刻般的五官分明,有棱有角,显得刚毅而又内敛。

一时间沈荷香竟停住脚,疑心突起,以前这人给她的感觉便像一把藏在鞘中锋利的刀,随即都蓄满着能量给人以致命一击,但是今日实在是让人难以描述,无法将眼前这个无论说话还是表情都显得气质清癯,风姿隽爽的男子,与那个冷酷的不是人的简舒玄相比。

“荷香,这就是简侄儿,你们小时还在一起玩耍过,十分要好。”沈父看来高兴极了,情绪都有些激动起来,连男女大防都忘记了,就这么当着面介绍起来。

简舒玄便坐在那里,带着不入眼晴的笑容看着她,听罢当真起身,对着已愣在原地的沈荷香,举止有度的冲她微微阖首,道了句:“沈小姐,别来无恙……”话是没有问题,但在两人目光相交接的一瞬间,那双本来带着笑意的眼中忽的变得深邃似看不到底,只有一点星茫闪过,沈荷香有些惧怕的下意识避开那刺人的视线,待再戒备的看过去,却发现他已移开了目光。

看到此人堂而皇之的坐在自家的桌旁与父母相淡言欢,沈荷香只觉得心中乱成一团,惊恐,惧意,恼恨和躲避的各种情绪,使她胡乱说了两句,便转身落荒而逃。

在房间里紧张的不停的一口口吞着凉茶水,直到那男人又坐了一刻离开为止才总算停了下来,碧烟哪知道小姐的心思,只半高兴的半抱怨道:“小姐你就会骗人,那简公子哪有你说的那般凶神恶煞,明明长得还不错的,看来夫人老爷都很满意,若是他能一意娶小姐,那小姐就不用进侯府了……”

沈荷香喝了半壶凉茶后总算是冷静下来,听着这话越发的堵心起来,懒得去斥责那不用脑的蠢丫头,姓简的不过是个三品,皇帝身边的红人又如何,还真以为能与皇亲国戚平起平坐,跟讲个先来后到的道理?这么一想脑子总算是清静下来。

此章加到书签